•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科技要聞 » 正文

    蘭州大學校長嚴純華:淺談教學與科研的關系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0-09-10  瀏覽次數:237
    核心提示:培養人才是大學的第一使命,是大學的根和本。在擔負這一使命的過程中,教學側重于言傳,科研側重于身教。教學與科研,也就是言傳
          

            培養人才是大學的第一使命,是大學的根和本。在擔負這一使命的過程中,教學側重于言傳,科研側重于身教。教學與科研,也就是言傳與身教兩者不是對立的,而是相輔相成的。教學和科研如能發揮各自優勢、協同育人,就能更好地培養一流人才、成就卓越教師。
    教學與科研對高校而言,如鳥之雙翼、車之兩輪,是一對需要平衡的辯證關系。自兩百多年前威廉·馮·洪堡創立德國柏林洪堡大學時明確提出“教學與科研相統一”的原則后,這一原則已成為現代大學的基本標志。對于以文化和知識傳承、知識創新和創造并重的研究型大學而言,這一辯證關系不言自明;即便是以文化和知識傳承為主的教學型大學,由于必須不斷更新教學內容、教學方式、教學技術,這一關系同樣也清晰明了。縱觀全球大學發展的千年歷史,這一關系雖在各個大學的不同發展階段有所側重,但從未偏廢。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高等教育取得了巨大進步。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四十多年間,我國高等教育無論是在規模和辦學能力上,還是在辦學質量上都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已迅速走過了恢復高考、擴大規模的過程,走進了內涵發展、質量提升的新時代。我們這一代教師也親歷了我國高等教育從小眾受教到大眾受益的發展過程。
    四十多年過去了,在改革開放恢復高考之初進入大學的我們,迄今仍感恩和感動于當年的大學氛圍。當時,老師們在沉寂蹉跎了十多年后,以濃縮升華了的知識、蠟燭般燃己照人的情懷,全身心哺育我們;學生們則像永不知飽的雛鳥,引頸爭食、奮力消化吸收,同時跟隨師長迅速轉入研習探究。教師樂教,學生愛學,已成為我們這一代人永恒的大學記憶。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高等教育任務更加明確、發展路徑愈加清晰、建設目標更為遠大,各校都試圖將自己的定位和視野放在全球化的格局中加以考量。在歷史變遷、跌宕甚至轉折的關頭,文明與文化的繼承與弘揚,知識與科學的創新與創造,技術與產業的突破與變革,無不依賴于教育,無不依賴于人才培養。此時,一個國家的高等教育能力和水平,無疑是國家實力的綜合體現。
    隨著社會需求的不斷發展和大學使命的全面復蘇,我國高等教育必然要從單純的知識傳承轉入知識傳承、創新和創造并重的新階段。這就要求高校教師既要做好教學、又要精深科研。于是,教師在教學與科研上的時間分配、精力投入平衡問題必然顯現。凡認真從事教學的老師都深有體會,教學是一項極費精力和時間的工作,而且是個良心活。然而,正如哈佛大學文理學院院長哈瑞·劉易斯在《失去靈魂的卓越:哈佛是如何忘記教育宗旨的》一書中指出的:“大學已經忘記了更重要的教育學生的任務。作為知識的創造者和存貯地,這些大學是成功的,但它們忘記了本科教育的基本任務是幫助十幾歲的人成長為二十幾歲的人,讓他們了解自我,探索自己生活的遠大目標。”值得反思的是,在過去相當長的時期內,由于存在評價體系和考核標準的失衡問題,我國高校中重科研、輕教學的現象并不鮮見。教育本身是一個潤物無聲、潛移默化的微妙過程,假如高校從教者初心不在、為利所驅,就不可能立德樹人、造就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高校教師不做教學做什么?不做科研教什么?這句常常掛在高校教師和服務管理者嘴邊的話已經大體道出了教學與科研的辯證關系。培養人才是大學的第一使命,是大學的根和本。在擔負這一使命的過程中,教學側重于言傳,科研側重于身教,兩者不是對立的,而是相輔相成的。教學和科研如能發揮各自優勢、協同育人,就能更好地培養一流人才、成就卓越教師。
    就我自己幾十年教學科研工作體會,教學在一流人才培養過程中起著基礎性和引領性作用。教學對教師而言,是一個系統提升、融通基礎知識的過程;對學生而言,是掌握系統扎實的基本理論、基本技能和基本方法的主要途徑。同時,任何教學都具有教育性,即只要有教學活動,就會對學生的道德品質產生影響,對學生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起到引領功能。并且,教師不僅要將自己知道的道理給學生講明白,還要面對來自學生的各種疑難問題,甚至要化解學生為“滴定”教師水平、顯示自己能力而提出的“挑戰性”甚至“挑釁性”問題——這本身就是對教師的一種鍛煉和提升。以我所熟悉的科研領域而言,被世人稱道的理論、方法和技術創新和突破,大多基于講授中的基本原理和基礎知識。因此,教學中的知識融通、抽絲剝繭、尋根究源,無疑能促進自己科研的廣度和深度。教學工作則可以讓我們有機會將自己對科技前沿的學習認識、科研心得和成果等融入、充實和更新教學內容。同時,在這種重新加工和梳理中,又可以為優化自己的研究方向和選題、提升自己的科研境界提供反饋和新思路。此外,教學工作還能從學生身上反演看到自己的不足,被學生的靈動所激發,達到教學相長,可謂一舉多得。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是在老一輩教師的教育中成長起來的,就應該將教學工作當成天職,為黨育人、為國育才,在立德樹人中成就自己。
    以己管見,科研在一流人才培養過程中具有提升性和拓展性作用。與教學過程相比,科研過程具有面向未知世界、探索未知知識、解決真實問題等特點,有助于拓展學生素質結構,提升人才培養質量。正如洪堡指出的,教學活動不能脫離對科學的具體探討過程,否則教學就變成了空洞的教條傳輸,這樣就束縛了人的潛能,而不是對人類智慧潛能的尊重。科研工作既是創造新知識的必然途徑,也是展示和檢驗教師與學生知識積累、技能才華的重要場合,更是磨煉研究者意志和品德的必要途徑,與教學工作相輔相成,構成了高校育人的主要手段。我常和學生說,科研工作是一個以失敗為主旋律的過程,科研的魅力恰在于百折不撓后可能發現的新現象、新原理、新物質、新方法和新技術,由此引領人類文明文化、深化科學認識、提升科技水平、改善人類生活,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也正是科學研究的不斷精進,才給我們的教學提供了不斷更新的源泉,這就是教學是流、科研是源的辯證統一,也是歷經千年、不斷革新的高等教育發展規律。
    當下,全球高等教育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各校除了繼續在科研上追求特色、追求引領外,更加重視對教學內容、方法和技術的探索,更加重視對專業的融通整合,更加重視理論教學與實踐教學的結合,更加重視高等教育對經濟社會的引領和支撐。我國的高等教育經歷了百多年的西風東漸、學習探索、艱苦發展過程,如何在新時代開創東風西漸的大格局,遵循高等教育的發展規律,盡快形成中國特色并為全球共享的高等教育理念和范式,是我們高教從業者的使命,也是青年學生的職責和理想。科學認識教學與科研的辯證關系,更好地貫徹教學和科研相統一的原則,建立更為科學合理的教師評價體系,激發高校發展的內生動力,定是我國高校共同關注的焦點,也是學校發展的重心所在。

    (作者:嚴純華,系中國科學院院士,蘭州大學校長。本文發表于《光明日報》2020年09月10日 16版)


     
     
    [ 新聞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91在线视频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5g影院